既宅又腐。
圣:米妙/沙穆不可拆逆。
十年米饭。
WOW:黑白王子。
七五:鼠猫不可拆不可逆。
全职:All叶All纯食,主食叶受。
其他cp吃粮食友情向。
银魂:土银。All银。冲神。神冲。
黑篮:黑子总受。偶尔杂食All火。
HP:DM/HP可逆不可拆。
BZ、TN相关冷CP最爱。
排球:All日向。
钻A:御泽、All泽。
弱虫:All坂道。
无双:丕云、马赵。
轨迹:穆奥/莱阿/库黎不可拆逆。
侠风:ALL未明。傅明、陆明、荆明。

不是主角总受,只不过刚好萌的all大多都是主角。
欢迎调戏。

© 陌咕咕
Powered by LOFTER

[黑篮/All黑子]The World of KISEKI:Chapter 3 达纳苏斯与暴风城

阿然生快!


Chapter 3 达纳苏斯与暴风城

不知在浓稠的迷雾中飞行了多久,要不是因为信任月羽和她的角鹰兽,火神几乎都要以为已经迷失了方向。当远处海面上模糊的出现了海岛的轮廓的时候,他不由得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但随即,出现在他眼前的景象突兀地冲破了迷雾,再次扼住了他的呼吸。

仿若一座岛屿的参天巨树自海面上拔地而起,朦胧的紫纱罩一般的雾霭披覆在冲天的树冠上,连阳光也呈现出迷迷蒙蒙的微紫。高些的枝桠成了隐约的影子,浸没在这紫色的光华中。

这是世界之树,泰达希尔。火神知道,暗夜精灵的主城达纳苏斯就端坐在它高耸的树干上。

 

最终,月羽的角鹰兽载着火神平稳的降落在了鲁瑟兰村中央湿软的草地上,一位自称维斯派塔斯的管理员接待了他们。

鲁瑟兰村是一座位于世界之树泰达希尔脚下的安逸村庄,是达纳苏斯唯一与外界联系的口岸。作为主要的角鹰兽繁殖地,来自卡利姆多各地的角鹰兽卵都被送来这儿进行照料。这里的树木生长得令人惊异,主干盘绕,扭成了一座悬空的桥,更有无数粗枝已经深深探进了海边浅滩的淤泥中。

火神缓步在鲁瑟兰村宁静的海岸,想象着这里遭受海啸袭击前该有的样子。一场灾变撕裂了世界之树外围盘根错节的根系,摧毁了鲁瑟兰村几乎所有的房屋和桥梁。角鹰兽们久久地盘旋在他们栖息地的上空,不住的哀鸣。

好在经过一天的休整,暗夜精灵们重拾了这里往昔的秩序。浮在海水上的码头,依旧沉默地接待着南来北往的旅行者们。码头管理员告诉火神,驶往暴风城的勇者号将在一天之后到港。因此他建议火神最好先在达纳苏斯的旅馆里安顿下来。

 

达纳苏斯坐落在泰达希尔的西边,城市的中心是一个巨大的清澈见底的湖泊。连接鲁瑟兰村的传送门就设置在湖中西边的小岛上,这是由自然和奥术魔法构成的一对传送阵,闪耀着红色的光辉。

火神跌跌撞撞的从传送门中冲了出来,感到所有的内脏都挤压扭曲到了一起。如同来到艾泽拉斯的时候一样,无论经历几次他都无法适应这种身体仿佛被撕扯殆尽的感觉。他强忍着胸腔内的翻覆稳住了身子,环顾起这座美得令人窒息的精灵城市。

高大的神庙、精心雕琢的木屋散落在湖泊东岸紫晶般的小树林里。雅致的桥梁连接着漂浮在湖中的几座小岛,水晶般的河水在其中静静地流淌。无论在哪里,如地毯一般柔软,长满小草的路上都覆盖着一层松软落叶,有漂亮又机灵的小松鼠拖着大尾巴欢快地在上面跑来跑去。城市仿佛沉浸在永恒的拂晓之中,青草味的空气中蕴含着自然魔法的力量,这一切都使得整座城市显得朦胧而又生机盎然。

火神漫步在达纳苏斯精致的小路上,打算在寻找旅店之前,先去银行取出母亲留下的东西。

达纳苏斯的银行坐落在湖泊中央小岛上的一棵中空的树干中,树干上部被雕刻成了熊的样子,这是暗夜精灵德鲁伊们能够变化的一种形态。火神向银行职员出示了千代的希姆,很快便拿到一个小小的保险箱。保险箱空间不大,里面挂满了施了魔法的布包,还有一个钱袋单独挂在一旁。

火神翻看了每个布包,有一些老旧的装备、药剂和食材,一堆有年头的小玩具,没有太多有用的东西。他补充了一些食物和药水在自己的背包中,在魔法的作用下它们将永不变质。火神又摸出装钱的袋子,大概有几百金币的样子,火神不太清楚这几百个金币的购买力是多少,只得一股脑的把它们都扫进自己的钱袋里。

火神重新寄存好保险箱,银行职员提醒他公会银行的权限也已经解锁。达纳苏斯的公会银行是一个挂在墙上的箱子,在银行职员的指引下,火神把希姆放置在箱子的魔法感应装置上,识别后,从里面取出一个比个人银行大得多的,有七层栏位的保险柜。保险柜里同样被施加了魔法,每层都有很大的空间,里面堆满了矿石、布料、皮革、药材、各色图纸和鼓鼓囊囊的钱袋子,其中一个栏位里面排满了老旧的日志,书脊上标注着日期,和母亲留下的那本十分的相似。

取出排在最后的一本翻看,火神发现里面的字迹令人震惊的眼熟。他慌忙掏出母亲留下的日志,与它摊开在一起。一模一样,这赫然是属于火神父亲的笔迹。日志里面悉数记录了最近一段时间,这个世界发生的事情和父亲的经历。火神倒吸了一口气,迅速翻到最后一篇日记。他死死地盯着上面的日期,黑门29年4月28日,距离现在不过3个月多一点的时间。

父亲还活着!这个令人震惊地事实毫无预兆的狠狠砸在了火神的头上。

 

第二天凌晨。工匠区旅店。

火神盘腿在旅馆房间中席地而坐,周围散落着从银行带回来的日志。他花了一整晚的时间,却也只来得及读完最近两三年的篇目。为了把所有的日志全部塞进行李里,火神不得不换了一个更大的魔法行囊,这狠狠地花了他一大笔钱,但火神认为这是值得的。父亲的日志仿佛一本厚重的史书,沉着地娓娓讲述着母亲离开之后艾泽拉斯的纷扰历史。这给了火神一个绝好的途径去了解这个世界。这是个惊心动魄的动荡年代。震天的战鼓再次响起,鼓动着血脉,叫嚣着征服。邪恶的阴影在黑暗中滋生发芽,联盟与部落的血海深仇永难磨灭。

火神深深的叹了口气,很难说清楚这儿和从小生活的异乡相比,究竟哪边的情况更糟糕,但父亲的消息却是个实实在在的惊喜。不久之前,父亲曾经给母亲寄出了一封信,要不是旅店老板提醒火神有新邮件,他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发现它。而现在,这封信正摊开在火神手边,尽管已经把其中的内容倒背如流,但火神仍然忍不住一遍一遍的把它拿出来重读。

 

亲爱的千代:

好久不见。暴风城的暴乱早已平息,这里的每一砖每一瓦似乎都还铭刻着我们共同的回忆,可风中却再也不会传来你和儿子嬉笑的声音。十三年来,我走遍了卡利姆多,走遍了东部王国,走遍了外域和诺森德的每一寸土地,我坚信,你们仍然在这世上的某一处安然的等待着我。

而如今,我将踏上新的旅程,去找寻传说中被迷雾笼罩的熊猫人的故乡——潘达利亚。我期盼着在那里能有你们的消息。

也许你仍然不会看到这封信,也许我将再也无法平安归来,但哪怕仅有一线希望,我也想要将这份心情传达给你和我们可爱的儿子,我将永远爱着你们,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火神玄丞

黑门29年7月11日

P.S.如今艾泽拉斯的物价已经今非昔比。我在公会银行中留下了大约10W金币的存款,虽然不多,但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履行一个丈夫和父亲应尽责任的方式。但愿你们能有机会使用它们。

 

“熊猫人……”火神沉吟着,陷入了沉思。父亲的日志上提到,熊猫人是传说中的种族,历史上最早关于他们的描述可以追溯到上古之战之前,他们曾和暗夜精灵结盟,共同抵抗巨魔和魔古帝国的霸权统治。但一万年前的天崩地裂之后,所有关于他们的记载几乎都戛然而止。吟游诗人的歌谣中传诵的冒险家刘浪和神龟的故事,似乎是仅有能从历史的长河中寻觅到关于熊猫人的蛛丝马迹。传说他们漂泊于无尽之海上,每五年造访一次艾泽拉斯。可那是距今三千年之前的事情了,没人说得清他们是否真实的存在过。仅凭这些就妄图寻找到熊猫人的故乡,简直就是自寻死路。更为重要的是,火神从没有见过熊猫人,他知道父亲的目的地一定不是他和母亲生活过的异乡。联想到父亲留下的存款,尽管信中父亲的语气并不像是对此行全无把握的样子,但火神仍然有些忧心忡忡。

“也许,还有什么是日志上并没有记载的事情。”火神盯着信上落款的日期。父亲的最后一篇日志写在4月末,而从他发出这封信到现在也不过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这当中一定发生了什么是让父亲认为这趟旅程是可行的。火神在房间中来回踱了两步,如果现在只有一个地方能够打探到什么,那么一定是那里。火神又扫了一眼父亲的信,握了握拳。

暴风城!

 

五天后。勇者号上。

火神正独自一人盘腿坐在船头笔直向前的撞角上,背靠着船舷的栏杆。这是几天来枯燥的航程中,最让他自在的地方。潮润咸湿的海风鼓动着他额前凌乱的碎发,深沉的大海毫无遮挡的在他面前一览无遗。刺眼的阳光穿破浓厚的云层铺洒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反射出没有温度的细碎的光芒。一切都是如此的平静,火神仿佛觉得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一直郁结在心中的迷惘和焦躁,都被奇迹般地安抚了。

上船的这几天,火神翻阅了父亲所有的日志,不动声色的向勇者号上船员和旅行者打听着熊猫人的消息。但即便是最富有经验的老水手和冒险家,都把这当做是哄小孩儿的睡前故事。火神对寻找父亲这件事毫无头绪,再想到同样生死未卜的阿列克斯和辰也,禁不住深深地叹了口气。

“别在我的船上唉声叹气怨天尤人!臭小子!”身后传来一声戏谑的嗤笑,火神回头,发现船长安吉丽娜·索伦纳正抱臂站在栏杆后面轻蔑地看着他。

火神惊讶的挑了挑眉,回给她一个无辜的微笑。

“你知道我通常都是怎么对待看不顺眼的认得吗?”红发的女水手威胁着说,“我让他们走甲板。”

“哦,得了,安吉丽娜。”火神无所畏惧的勾了勾嘴角,意有所指的瞥了一眼她别在胸口的联盟徽章,“水歌大副说过你可从没做过海盗。”

“哼,这几天你和维瓦倒是混的很熟。还有叫我船长!”索伦纳啐道,她一把抓过船头的绳索,纵身跃过火神跳到撞角上,回身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火神,“我知道你寻找什么,小鬼。”

“潘达利亚。”她俯下身子,神秘地在火神耳边悄声说道,“船上的每个人都知道你对那儿感兴趣,这很危险,年轻人。不过他们都不关心,他们觉得那是骗小孩儿的无稽之谈。可我不一样。”

“你知道什么?”火神警惕地问。

“我什么都不知道,”索伦纳直起身子,抬起一个手指在火神眼前摇了摇,“可我知道哪里是最能够打探消息的地方。”

火神不动声色的看着她卖了个管子,挑眉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肮脏、混乱、暴力!美食、美人、美酒!”索伦纳眼里闪动着兴奋而又危险的光芒,比出拇指向着身后一指,“坏蛋的天堂,猪与哨声!”

火神顺着她的指间望去,只见船头正前方的海平面上缓缓升起了高耸入云的尖塔,浑厚的钟声破空而出,响彻云霄。火神瞪大了双眼,震撼的看着雄浑壮阔的海岸堡垒拔地而起,排山倒海一般扑面而来。

“欢迎来到暴风城,我的朋友。”

 

勇者号缓缓入港。火神紧了紧行囊的束带,挥别了索伦纳,纵身跳到了码头上。暴风港口与鲁瑟兰村的中转港不同,这里不仅是人类王国的商业口岸,更是联盟海军的军事港口。一艘艘巨大的战船在船坞中静默着,周身的装甲泛着凛冽的寒光。码头的工人忙碌的穿梭于码头之间,面容冷峻、全副武装的暴风城卫兵维持着这里的秩序。

火神随着入港的人群缓步向着码头东面的暴风城主城区走去,虽然从码头看去,一部分的城池已经坍塌,但这丝毫都不影响这座城市庄严的美感。火神叹服的欣赏着四周独特的风景,一切都是那么的井然有序、欣欣向荣,这是联盟目前最繁华的城市。火神相信,这里一定能够找出他需要的答案。

 

但此刻他并不知道的是,停泊在码头的勇者号上。索伦纳正站在船舷的栏杆上,目送着一个戴着兜帽看不清面容的黑袍旅行者走下舷梯。

“你让我带的话,我已经带到。只是我很意外你会对一个陌生人感兴趣。”索伦纳在旅行者和她擦身而过的瞬间说道,“不过这也不是什么我关心的事情。你好自为之。”

说完,她不等旅行者回答,摆了摆手,转身向着船舱走去。

此时,一阵海风吹来,鼓动起码头上渐行渐远的旅行者漆黑的兜帽,吹乱了他如同天空般湛蓝的头发,露出了其下掩藏的深邃而又纯净的双眼。


(本章完)

评论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