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宅又腐。
圣:米妙/沙穆不可拆逆。
十年米饭。
WOW:黑白王子。
七五:鼠猫不可拆不可逆。
全职:All叶All纯食,主食叶受。
其他cp吃粮食友情向。
银魂:土银。All银。冲神。神冲。
黑篮:黑子总受。偶尔杂食All火。
HP:DM/HP可逆不可拆。
BZ、TN相关冷CP最爱。
排球:All日向。
钻A:御泽、All泽。
弱虫:All坂道。
无双:丕云、马赵。
轨迹:穆奥/莱阿/库黎不可拆逆。
侠风:ALL未明。傅明、陆明、荆明。

不是主角总受,只不过刚好萌的all大多都是主角。
欢迎调戏。

© 陌咕咕
Powered by LOFTER

[黑篮/All黑子]The World of KISEKI:Chapter 2 艾泽拉斯

Chapter 2 艾泽拉斯

翌日,当第一缕阳光越过海加尔山,洒向黑海岸的时候,火神方才缓缓的从沉睡中醒来。昨晚他睡得很不安稳,那些枯燥而充实的训练的日子,那些有母亲和伙伴相伴的过往,如同过境的狂风般席卷着他的梦境。火神感到脑袋里一阵一阵的钝痛,他揉了揉微酸的额角,翻身下床。
此时天光已经大亮,窗外传来伐木工人用工程锯切割木头的巨大噪音,奥伯丁的原住民们似乎正在重拾他们灾变之前的生活方式。尽管失去家乡和亲朋好友带给他们莫大的悲伤,但每个人都为能够幸存下来而心怀感激,并且带着这份感激愈加努力的生活。火神盯着他们脸上混杂着哀痛、喜悦和坚毅的表情久久的出神,继而有些释然的自嘲一笑。
简单的洗漱过后,火神收拾起自己彷徨失落的心情,重新振作起来。他对这个世界所知甚少,在目睹了奥伯丁的惨状之后,火神确信这里并不比自己的家乡安全多少,他不明白母亲为什么毫无征兆的就把自己推到现在这个境地里。火神满腹狐疑的拎起临行前母亲扔给自己的包裹,他希望这里面真的如同她所说的那样有自己想要的答案。

这是个如之前所见的有些老旧的背包,褪色的布面上流淌的花纹依稀可以看出从前灵动的样子。这个背包做工细密而结实,内衬隐约可见一行小字,“由霍恩海姆制造” 。火神搜索着自己所有的记忆,并没有关于这个人的任何印象。他默记了一遍这个名字便把它丢在一边。翻检打开的背包,里面的空间比它看起来应该有的还要大上许多,内衬分割出十几个小袋子,火神猜测有某种魔法附着在上面,使之能容纳下更多的东西。他把里面所有的东西一股脑的掏出来,摊在床上。一本看上去经常翻阅的旅行日志,一张老旧破损的地图,一封写给火神的信,上面是千代龙飞凤舞的字迹,一小袋金币、银币和铜板,几卷绷带,一些标明用途的瓶瓶罐罐。最吸引火神注意的是最后的两样东西,第一件是一块奇怪的灰白色石头,上面绘有闪烁着辉光的蓝色符文。另一件是个小巧的带有屏幕的奇异装置,装置背后的锁扣似乎可以用来固定在腰带或者其他的什么地方。火神摆弄了半天也没发现这两样东西的用途,只能暂时把它们摆在一旁。最终,他有些认命地拿起母亲的信,因为它看起来最有可能解释目前所发生的一切。

亲爱的小老虎:
如果那个怪老头的传送符文还起作用的话,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应该已经身处艾泽拉斯了。
请原谅我对你隐瞒了一些事情,就把这当作是你想要偷偷离家出走的补偿吧。我知道,自两年前辰也离开的时候起,你就有了去寻找他们的计划。这两年来我一直暗地里悄悄地关注着你的动作,看着你从毛头小子成长为有力的准游侠,我深深的为你感到骄傲。直到最近我发现你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决定是时候该告诉你发生的一切了。(事实证明,你也已经做好了行动的打算。)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只能长话短说。
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世界,并不是我们的家乡。由于种种无法赘述的原因,在你出生不久之后,我们阴错阳差的离开了艾泽拉斯来到这里,你的父亲就是在此时和我们走失的。那段时间我们的故乡动荡不堪,而这个世界相对和平,这里的人们乐善好施,并且从来没有听说过艾泽拉斯的存在,这使我们得以在这里隐姓埋名的安定下来。和我们一同离开艾泽拉斯的,还有镇上的其他几户人家,我们靠着在艾泽拉斯的时候学到的手艺为生,渐渐的融入到了这个世界。
直到几年之前,我们察觉到了这个世界上危险潜伏的气息,从艾泽拉斯离开以后我们对这种事情总是熟悉又敏感的。当这里的军队开始掳走年轻人,阿列克斯的爷爷,智者帕里斯决定用所剩不多的传送符文把孩子们陆续送回艾泽拉斯,而我们则留下来保护这个镇上曾经帮助过我们的其他平民。(请不要担心,我们依然保留了一定数量的传送符文,以便在这边的事情尘埃落定之后,回去和你们会合。)
由于离开之后又度过了太久的时光,我们无法确定艾泽拉斯现在是否是安全的,把你们送回去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十分艰难的决策。但比起这里,我们更加熟悉艾泽拉斯,那里有一些传统的安全区域可供我们选择。阿列克斯和辰也应该已经先一步抵达了这些地方,你可以去那里寻找他们的踪迹。它们是:暗夜精灵聚居的海加尔山附近,人类的都城洛丹伦、暴风城和库尔提拉斯,矮人的铁炉堡和侏儒的诺莫瑞根。至于激流堡、吉尔尼斯和奎尔萨拉斯,在我们离开之前便已退出联盟,我们无从得知那里安全与否。
关于艾泽拉斯的其他信息,在我给你的日志里面有所记录。你的父亲不仅是名骁勇的冒险家,也是位渊博的学者。日志里面记录了他的一些研究和我们共同的历险经验,希望会对你有所帮助。

另外,需要特别向你说明的是炉石和希斯特姆,它们在我送给你的背包里。前者可以使你在吟唱咒语之后立即返回绑定的旅店,这不失为一个在关键时刻保命的好方法。绑定的事情,你可以向任何一个旅店的老板寻求帮助。而希斯特姆,这是一个在我离开不久之前,由诺莫瑞根的小疯子们发明出的神奇装置,可以用来查询信息和远距离交流。你可以通过它来更好的了解自己和整个世界。具体的使用方法我详细的记录在旅行日志里,请务必妥善使用。

爱你的妈妈 火神千代
黑门29年8月1日 夜

P.S. 凭借希斯特姆可以到联盟的银行里提取我当年留下的一笔钱和其他的一些东西。希望这可以让你在艾泽拉斯的生活不那么艰难。

火神认真的读过信件,快速的浏览了母亲的日志,感到萦绕在心中的谜团被逐渐的解开。在日志和信里,他的父母详细的描述了这个世界的地理、历史和人文情况。但16年过去,一切早已物是人非,火神认为母亲过于乐观的估计了艾泽拉斯当前的形势,至少黑海岸在现在看来就是不甚安全的。
火神有些担心母亲在异世界的安危,但他如今鞭长莫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找到阿列克斯和辰也再作打算。他收拾起行李下楼,决定向当地人打听一下情况。
此刻大堂里已是人声鼎沸,很多旅行者在听说了大灾变的消息后赶了过来。一位绿色头发的精灵——旅店老板凯特兰正忙碌的穿梭于人群之中,见火神出现,便微笑着迎上来。“我的朋友,昨晚睡得还好吗?”
“还不错。”火神诚恳的点点头,腼腆一笑,“谢谢您给我提供了免费的住宿。这里的房间很舒适。只是昨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我在刚睡下的时候有些失眠……”
凯特兰一脸了然的点点头,她脸上露出些许悲悯哀戚的神色,环顾着四周说道,“是啊,太多的事情,这里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一时间,两人都有些情绪低落的默默无言。
“抱歉,我不该提起这些的。”火神略微内疚的说。
“不,年轻人,这并不是你的错。”凯特兰摇了摇头,微微叹了口气,“死亡之翼带来了这些不可磨灭的苦难。我们不能忘记仇恨,不过生活总还是要继续下去。”说着,她转过身朝着火神温和的莞尔一笑,“有什么是我能够效劳的吗?”
“是的,女士。我正需要你的帮助。”火神点了点头,从包中摸出炉石,递给对方。
“哦?你要绑定炉石吗?”凯特兰有些意外,“洛达内尔可是个乡下地方。”
“不,并不是这样……”火神苦恼的挠了挠头,搬出之前想好的措辞,略感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刚离开家不久,还不太会使用这个……”
“哦,这可不行!”这名精灵听到这里,忽然激动起来。她像是见多了这种鲁莽的年轻人,不疑有他的板起脸来教训道,“这世界上多的是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的地方!那时候可只有炉石能帮得了你!”
火神闻言,立即感激的摆出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凯特兰见状,气愤的哼了一声,无奈把他拽到一旁,详细的解释了一遍炉石的咒语和使用方法。火神一一认真的记下。

“额……女士,还有一件事情……”在炉石的话题告一段落之后,火神又犹豫着开口,他拿出希斯特姆,不确定这个看上去过分活泼的精灵会不会再次为自己的无知发怒,更有些担心她会因此而怀疑自己。“请问您了解这个装置的事情吗?”
“这是……”凯特兰接过火神手中的东西,看清楚之后微微一愣,非常惊讶地说,“……这可是很多年都没见过了!这是最早版本的希姆!”
“希姆……?”
“嗯,希斯特姆,矮人们喝了酒之后说不清楚这么长的名字,就希姆希姆的叫它们,后来也就流传开来了。侏儒在大约20年前发明了希姆,你手上这个应该就是最早的一批试用版。现在可没有人再用这个了。”凯特兰抬起头狐疑的看了火神一眼,问道,“年轻人,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个的?”
“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火神含糊的解释着。
凯特兰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她将希姆还给火神,“你的这部希姆似乎某些功能的模块坏掉了,我不清楚这个还修不修得好,这并不是我擅长的事情。兰德拉在这方面很有经验,你可以向她询问一下。”

火神谢过凯特兰,缓步走出旅店。店门外是洛达内尔的集市广场,小广场的中央一眼清澈的月亮井正徐徐的散发着安抚身心的温暖魔力。月亮井的四周聚集了一些工匠、商人、游侠和训练师,他们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攀谈。其中一些人在昨天救援的时候见过火神,便热情的向他挥手致意。火神对他们出售的商品和传授的技艺很感兴趣,但现在他需要先去解决希斯特姆的事情。最终,在小镇出口的桥头,火神找到了正在对哨兵们训话的兰德拉。
“嗯……似乎只有身份识别功能还可以继续使用了。”在检查了火神的希姆之后,兰德拉无奈的表示爱莫能助。
“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火神不甘心的追问。
“也许铁炉堡的侏儒还有零件可以维修……”兰德拉不确定的说,“不过这个型号的希姆已经过时了,即便是修好了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你不如去重新申请一个。”
“可是我母亲并没有来得及告诉我,从哪里可以得到一个新的。”火神不敢暴露自己是异乡人的事情,只得半真半假的犹豫着说。
“你是第一次出来旅行吧,年轻人,想要做游侠冒险的话,不做好充分的准备可是不行的。”兰德拉像是过来人一样的劝道,“各大种族的主城都有军需官负责派发和挂失希斯特姆。人类的话,去暴风城也许是在现在的局势下比较恰当的选择。虽然那里遭受了死亡之翼的直接攻击,但是就在刚刚我接到了达纳苏斯传来的消息,库尔提拉斯在之前灾变引发的大海啸中被淹没了……”
“可是现在,我如何才能前往暴风城呢?”火神有些发愁,这个问题倒不是出于他对这个世界的无知。而是因为千代在日志上提到过,卡利姆多通往东部王国的航线,正是设置在之前被毁的奥伯丁。
“这个你倒是不用担心,”兰德拉摆了摆手,“鲁瑟兰村增设了去暴风城的航线,你可以在昨天去过的飞行平台上找到角鹰兽管理员特尔迪娜•月羽,已经遇难的奥伯丁管理员凯莱斯•月羽的姊妹,她应该很乐意免费提供角鹰兽给你来飞往鲁瑟兰村。”
火神听完,复述了一遍线路,在兰德拉确认无误后,他表示自己将即刻启程前往暴风城。“非常感谢你的帮助,精灵。”在离开之前,火神真挚的道谢。
“这算不了什么,”兰德拉笑着摇了摇头,真诚的祝福道,“祝你一路顺风,我的朋友。”

挥别了兰德拉之后,火神准备踏上前往暴风城的旅程。母亲旅行袋里留下的钱不多,好在他也并没有多少急需添置的东西。从旅店退房出来,并且在集市上闲逛了一圈之后,他便直奔飞行平台而去。
在飞行平台上,火神见到了兰德拉提到的角鹰兽管理员特尔迪娜•月羽。
角鹰兽是一种老的魔法野兽,它们有着雄鹰的头颅和雄鹿的身躯,前肢是鹰的利爪,后腿却是鹿的蹄子。它们的头顶长着枯枝般长长的鹿角,披戴着精良的护甲和头盔。它们在艾泽拉斯的天空中翱翔,并攻击所遇到的任何破坏大自然平衡的敌人。现在,它们和暗夜精灵们结盟,因为塞纳留斯神保护着大自然和所有的生物。
此刻,月羽的角鹰兽们正环聚在她的周围休息。正如兰德拉所说,月羽听说火神是昨晚参与救援的旅行者,便很乐意的召唤过她的野兽朋友为火神提供帮助。
绿羽的角鹰兽缓缓的升空,载着火神渐渐的飞离洛达内尔。在强有力的翅膀扇动出的呼啸声中,火神依稀的听到海风送来了特尔迪娜•月羽轻声的呢喃。
“愿艾露恩与你同在……”

(本章完)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