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宅又腐。
圣:米妙/沙穆不可拆逆。
十年米饭。
WOW:黑白王子。
七五:鼠猫不可拆不可逆。
全职:All叶All纯食,主食叶受。
其他cp吃粮食友情向。
银魂:土银。All银。冲神。神冲。
黑篮:黑子总受。偶尔杂食All火。
HP:DM/HP可逆不可拆。
BZ、TN相关冷CP最爱。
排球:All日向。
钻A:御泽、All泽。
弱虫:All坂道。
无双:丕云、马赵。
轨迹:穆奥/莱阿/库黎不可拆逆。
侠风:ALL未明。傅明、陆明、荆明。

不是主角总受,只不过刚好萌的all大多都是主角。
欢迎调戏。

© 陌咕咕
Powered by LOFTER

[黑篮/All黑子]The World of KISEKI:Chapter 1 最初

Chapter 1 最初

对于艾泽拉斯来说,火神大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异乡人。这里距离他的家乡很远,甚至连他自己也说不清迷雾之海或者禁忌之海的尽头是否就是故乡。

此刻火神正躺在暴风城猪和哨声旅馆的房间中,深深地陷在柔软的散发着干净的阳光味的被褥里。长途的旅行使他的身体疲惫不堪,但他的精神却依然持续的亢奋着。
回想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情,火神仍然感到不可思议。

一个月前。

当火神从传送所带来的晕眩感当中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粗粝的浅滩上。涨潮的海浪拍打着他裤脚和鞋袜,迷你的灰色小螃蟹哒哒的从他指尖横过。
“这是……”火神支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茫然地环顾四周,发现旅行袋和母亲给的包裹匕首都还在,不由得舒了口气。
他仔细地打量着周围的地形,辨别着方向。这是一条环在森林外围的海滩,蜿蜒伸向远方看不到尽头。南边远一点的地方,海岸边的森林一片火海,腾起滚滚的浓烟。而向北望去,不远处有硕大的礁石错落的横亘其间,越过它们,隐约可见一片灰蒙蒙绿瓦木屋。
火神对于现在的情况全无头绪,但直觉这并不是一个安全的环境。他捏了捏母亲的包裹,决定找个合适的地方先安置下来。
“但愿那里不会太糟。”火神低声咕哝着,举步向着那片建筑物走了过去。

可惜,事与愿违。
快步走近,火神立刻察觉出空气中漂浮着的一丝异样的气息。他悄无声息地躲在一块礁石后面,远远地望过去。
这似乎是一座废弃的港口,远处有断成几截的木栈桥横七竖八的歪倒在海面上。四周一片死寂,地面被撕开了一条条狰狞的裂口,海水顺着缝隙涌了进来。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其间四散着伏在地上的精灵的尸体,他们手中仍然紧握着武器,保持着战斗的姿态,似乎刚刚力竭身死不久。有一团一团螺旋状翻滚着的黑风在他们身旁飘来飘去,火神惊讶的发现,它们都长着一张张闪烁着金瞳的表情愤怒的脸。
“长得可真不友好……”火神在心里咕哝着。由于还未摸清这个世界的底细,他觉得还是避开任何可能的风险为好。
默默的从礁石后面闪了出来,火神俯下身子压轻脚步悄悄地躲过黑风视线,潜行着从树林中绕到废墟的北方。这期间,他发现废墟的东边有蜿蜒的石子路伸向林子的深处,但几条地缝已经毫不留情的将它们割断了。
继续向北走,这片沙滩沟壑纵横,有不知名的生物暴尸其间,看着它们死去的姿态,似乎是从海里面被巨大的力量冲击上来的。这里草地泛着枯萎的红褐色,就连林木也失去了生机。森林里偶尔可见呲着长长獠牙的灰条纹猛虎潜伏其间,看着都像是饿了很久的样子。
火神不敢贸然深入林地,地上的痕迹显示着似乎有人从废墟中逃了出来,他推断这附近很可能会有一处避难场所,因此仍旧沿着森林和沙滩的边界线移动。在小心的绕过一个充斥着神色狂热诡谲的黑衣 ** 和青碧色水团怪的营地之后,火神远远地望见一片和刚才的废墟建筑风格相似的紫瓦木屋,一栋高耸的三层灯塔矗立其间,隐约有人影在上面走动。虽然不知那里的人是敌是友,但此时此刻,摆在火神面前的,除了上前一探究竟,并没有第二个选择。

忽然,火神敏锐的捕捉到空气中弥漫着的一股淡淡的血腥的味道,他警惕的凝神细看,发现不远处似乎有人趴伏在草丛间,地上淌满血迹。他快步凑上前去,这是个高大的有着紫色长发的男精灵,火神从没有见过紫罗兰肤色的精灵。当火神靠近这个精灵时,可以听见他微弱的喘息声,如果治疗及时的话他看起来还有存活的机会。
火神蹲下身,从包中摸出治疗药水,小心地灌到精灵嘴里。“也不知道那边的药水这里能不能用。”火神咕哝着,紧张的蹲在一旁看着精灵的反应。
不一会儿,这个精灵呻吟着苏醒过来。他的眼神仍然有些失焦,但火神竟觉得仿佛能从其中看到化不开的哀伤。
“你还好吧?”火神扶起他靠在一旁的树上,低声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狂……狂风……海……啸……”精灵气若游丝的说,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打了一个寒颤,眼睛中满是惊恐,“……死……死亡……之翼!”
“死亡之翼?”
“嗯……”精灵颤抖着点了点头,又沉重的摇了摇头。他的这个举动并没有驱散火神心中的疑云,反而让情况蒙上了一层愈加迷离的薄雾。但现在并不是能够坐下来讲故事的时候。
“你需要医治,精灵,”火神检查着他身上错综的伤口,“我看到北边有个港口,那儿安全吗?”
“港口?”精灵迷茫了一下,接着眼神中闪过一丝明了,“哦,洛达内尔,”他颓然地叹了口气,“我们早该去那儿的。”
“那你现在能走吗?”火神把手伸到精灵的腋下,支撑着他勉力站了起来。
精灵在火神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走了几步,示意自己还坚持得住。“走吧,”他虚弱地说,“至少我还活着。”
接着两人便深一脚浅一脚的向着洛达内尔行去。短短的路程他们走得艰难而缓慢,在为数不多的攀谈中,火神得知精灵名叫塞瑞利恩•白爪,之前所经过的废墟便是他的家乡。那里叫做奥伯丁,在不久前的大灾变中被摧毁了。一头叫做死亡之翼的巨龙,带着疯狂、愤怒和恐惧的火焰席卷了整个大陆。
一时间,生灵涂炭。
火神听完默默无言,他有些无奈的腹诽起远在另外一个世界的母亲,“喂喂……大婶,你究竟是把我扔到了一个什么地方啊……”

最终两人并没有凭借自己的力量走出多远,一名骑着雪白狮鹫的洛达内尔哨兵发现了他们。在洛达内尔,迎接火神他们的是居民失而复得的喜悦和无以言喻的感激。人群的前方,一位身着全副板甲,有着银白色头发和蓝紫色面纹的女精灵战士迎了过来。
“哦!感谢艾露恩!塞瑞利恩,你还活着!”她激动地说着,上前从另一边搀扶住伤痕累累的白爪。
紫色头发的精灵扬起一个虚弱的笑容,他引着她看向火神,“是这位人类的朋友救了我。”
“我是火神大我。”火神迎向女精灵看过来的目光,温和有礼的点头示意。
“火神大我?请原谅我的无理,不过这真是个稀少的名字。愿艾露恩保佑你,我的朋友。”女精灵真诚的笑着,“就算是月光神殿的祭祀最美的歌声也无法唱出我们对你的感激。我是兰德拉,洛达内尔的哨兵队长。”随着她的话,周围的人们也不住的纷纷点头。
“这不过是举手之劳。”面对大家的友好而热切的眼神,火神有些不自在的咧了下嘴角。他谦逊的摇了摇头,偏头看向自己扶着的精灵,不着痕迹引开众人的注意力,“他的伤还是很重,需要马上医治。”
正检查着白爪伤势的兰德拉点了点头,扶起他缓慢的给两人带路。她微微苦笑的说,“灾变来的太突然了,奥伯丁毁于一旦,绝大部分的人生死不明。从前镇上的医生是艾露恩姐妹会的牧师温尼斯•布莱格,但她现在也失踪了。好在两位月之女祭司从达纳苏斯匆匆的赶了过来。”说着她专向白爪,语气低缓而悲伤,“莱尔德刚刚被送了回来。但是情况不容乐观……”
白爪默然的点点头。

火神他们在飞行点的平台上的帐篷前见到了两位女祭司塞瑞蒂亚•橡羽和德塔利亚•银林,此刻她们正神情肃穆的低声做着祷告。几人顺着她们的目光望过去,帐篷里的精灵无声无息的伏在那里,最后凝固在他脸上的表情痛苦而绝望。
“他的伤太重了,没能撑的下来……” 橡羽蹲下身轻轻抚上莱尔德的双眼。
“这群暮光杂种!”兰德拉愤恨的嘶声骂道,此时怒火染红了她如蓝宝石般闪烁的双眼。
银林走过来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扶着白爪坐下来,“还好艾露恩指引着我们看到了希望。”她神色温柔的望向火神,火神发觉她和橡羽声音一样空灵,如同最柔软的羽毛轻轻拂过。这就是女神的祭司们。
“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吗?”火神觉得此时的当务之急是先想办法了解这个世界,但在银林的注视下,他不得不开口。
听了他的话,女祭司微微的笑了,“陌生人,我的朋友,你从哪里来?”她避开了火神的话,神色迷蒙莫辨。
火神的心里暗暗一惊,让别人知道他的来历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他不着声色的抬眼打量了对方一下,“我从海的对岸来,”他斟酌了一下,补充道,“来之前我并没有想到这里会发生这些事情。”这倒是实话。
银林听了眼神一闪,“东部王国?”她接着问道。只是这次不等火神开口,一旁的兰德拉就笑着插道,“当然是东部王国。祭祀,您一定是累坏了,人类可都是从那边儿来的。”说着说着,她渐渐敛去了笑容,露出了担忧的神色,“不知道暴风城现在怎么样了。要知道奥妮克希亚……”
一旁正在接受橡羽治疗的白爪忽然微微发出了一声呻吟,兰德拉顿了顿,打住了话头。她自嘲的一笑,抹了把脸,“瞧我在想些什么呢。眼下的事情还忙不过来呢。”
火神站在一旁默不作声,也不再提起要帮忙的话。银林盯着他半晌,眼神才真正的柔和下来,“我们需要你的帮助,火神。”
火神看着他的样子,挑了挑眉,直截了当的问道,“做什么?”
此时的银林已经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奥伯丁的最后一波暗夜精灵几个小时前试图逃出来。他们原本待在老家里,希望情况还有挽救的余地,但似乎最后他们都被冲了出来。恐怕当中很多人都没能活下来,就像莱尔德。但我们仍然希望你能帮我们去西边的海岸尽可能的寻找像白爪一样的幸存者。兰德拉的哨兵们会同时出发,角鹰兽和狮鹫将接应你们。”
她朦胧的声音依旧和缓轻柔,不带一丝一毫命令的口吻,却仍然让火神和兰德拉不由得精神一肃,齐齐说道,“是!”

当火神再次回到洛达内尔的时候已经临近午夜了。双月中较大的那个已经划苍穹的中央,正用那银白色的月光照亮着群星,而黑海岸的红杉树们就在这柔和的光晕下静默着。不时有海风拂过,带起一片片林叶沙沙作响。森林的深处远远的传来一声声似有似无的虎啸。这是个风暴过后的如此静谧的夜晚。
可是再平静的夜色也无法安抚下火神此刻澎湃的心潮。在遵循着兰德拉的指引来到洛达内尔旅店内安顿下之后,火神仍然止不住自己双手的颤抖。今天这双手给许多人带去了活下去的希望,但更多人生命的火光却从这双手中黯淡消逝了。奥伯丁的死难者中有骁勇的战士,也有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他们当中有些人已经死去多时,但仍然维持着自己生前最后的姿态。而另一些人却是在被救起之后,仍然没能熬过最后的一关。
火神的脑中不断地回放着他找到的最后一个精灵弥留之际的画面。那是医生温尼斯•布莱格,她静静的趴伏在海水中的一块冰冷的礁石上,任海浪无情的冲刷着她孱弱的身子。当他靠近握起她早已冰凉的手,她呢喃的低语道,“对我来说已经太迟了。我们带着荣耀而死。走吧……其他人也许还活着。尽你所能去帮助那些人吧。”随着她生命的流逝她的手渐渐地松了开了,火神竭力的想要挽留住她手上最后的一丝温度,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
他从没有像今天一样沮丧过。想起临行前母亲的话,直到这一刻,他渐渐开始体会到其中真正的含义
——不要太天真,小老虎。
此情此景历历在目,这一刻,在这个全然陌生、危机四伏的世界里活下去,似乎变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火神记起曾经的那些信誓旦旦的寻找阿列克斯和辰也的想法,竟觉得这仿佛是一场幼稚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话。
跌坐在床沿,伸手抹了把脸。“真是难看啊,这样子”,火神轻声对自己说,神色仓皇,哑然失笑。

这一夜,火神兀自消沉了很久很久。海水拍打着沙滩,冲刷着礁石,一浪一浪,竟仿佛不停的拷问着他的内心,悲悯、无情又寂寥。一整夜,火神久久的盯着自己的摊开的双手,母亲、阿列克斯、辰也和那些叫不出名字的死难者的容颜渐次在他脑海中闪过。直到黎明悄然降临,他才带着溢满身心的疲倦昏沉睡去。

(本章完)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