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宅又腐。
圣:米妙/沙穆不可拆逆。
十年米饭。
WOW:黑白王子。
七五:鼠猫不可拆不可逆。
全职:All叶All纯食,主食叶受。
其他cp吃粮食友情向。
银魂:土银。All银。冲神。神冲。
黑篮:黑子总受。偶尔杂食All火。
HP:DM/HP可逆不可拆。
BZ、TN相关冷CP最爱。
排球:All日向。
钻A:御泽、All泽。
弱虫:All坂道。
无双:丕云、马赵。
轨迹:穆奥/莱阿/库黎不可拆逆。
侠风:ALL未明。傅明、陆明、荆明。

不是主角总受,只不过刚好萌的all大多都是主角。
欢迎调戏。

© 陌咕咕
Powered by LOFTER

[黑篮/All黑子]The World of KISEKI:Prologue 异乡人

写在前面:
这是伪•wow的黑篮crossover同人。
全员向,All黑子。暧昧清水。总之就是一些关于伙伴和友情的故事。是我爱的角色们在我热爱的世界中发生的事情。

警告:
慢热。
原创长辈人物。
违背世界观设定,人类德、人类萨出没。

The World of KISEKI
Prologue 异乡人

火神大我最后一次检查了行囊,深深地吸了口气,试图让自己擂鼓般兴奋的心跳平复下来。借着清晨的微光,他再一次环视自己的房间。几件简单的家具,桌上散乱的摊开着铸剑的书籍,一柄老旧的长木剑斜斜的靠在床边的墙上。这是他生活了十六年的地方。
最后,他把视线落向放在床头的相框。照片上,金发的少女搂着两个闹成一团的小男孩在阳光下的花田里恣意的笑着。

这个世界已经不太平了很多年,战争的阴云笼罩在大陆中央的上空,并渐渐地波及到这个北方边境的小镇。四处都弥漫着压抑的气息,路过的旅行者神色紧张的来去匆匆,来店里买武器和防具的人也多了起来。
陆续有会魔法和剑术的年轻人失踪的消息传来。人们私下里说,他们是被国王的军队抓走了。
一时间人心惶惶。

“很久没见了,阿列克斯,辰也。”火神拿起相框,拇指轻轻地摩挲着照片中人的面颊,“只要找到你们,我就回来。”他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
自辰也失踪以来,去寻找他们的念头就如同一头将要觉醒的眠龙,一直盘踞在火神的心中。但是他知道,母亲并不会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于是他耐心的压下这股躁动,暗自搜集大陆上的消息,为将来的旅行做着各种准备。
直到今天,十六岁是大陆上公认的可以孤身出门独当一面的年龄,他决定动身去搜寻失踪的同伴,偷偷地。

将照片抽出来放在贴身的衣袋里收好,轻手轻脚的走到窗户边。火神看了房间最后一眼,握了握拳头。
他计划的很好,从自己的房间翻出去,绕到后院出门。等到母亲起床发现自己昨晚留下的字条的时候,他已经走在镇外的大路上了。学艺很多年,他的剑术不错,魔法也拿的出手,带着一点积蓄和收集起来的信息,在这个世界上冒险一点问题都没有。

火神觉得这个计划万无一失,但是显然有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了解他。

当火神悄悄的潜入后院的时候,不禁被眼前所见到的景象吓了一跳。
院中央,他的母亲千代老神在在地盘坐在锻造用的铁钻上。只见她一身清爽的亚麻常服,红棕色的头发简单的在脑后束成一束。她正细细的擦拭着一柄锃亮的匕首,刀身上古朴的花纹在曙光下泛着冰冷的光泽。不用看火神都能知道那是她最喜欢的武器,也是一件他想要了很久却求之不得的装备,那是他失踪的父亲留给她的。

这时,母亲也看见了他。
“早上好啊,笨蛋儿子。”千代咧开一个得意的笑容,愉快地问候道。
母亲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早起过,显然是早有预谋的埋伏在这里等着他。火神不甘心的抓了抓头发。

“真是慢啊,小老虎。”像是回应儿子心中的想法一样,千代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一边说着,一边暗自眯着眼打量起他的装束来。
一头火红的利落短发,一身轻便的皮甲,一件灰呢的有点磨损的斗篷。还有——一个鼓鼓囊囊的旅行包。
好像还不错,千代在心里不动声色的笑了笑,收起匕首,轻快地起身跳下铁钻,几步晃到火神面前,劈手夺过他的行囊,提在手里掂了掂重量。
“看样子准备的很充分嘛。”千代揶揄地觑着儿子,明知故问道,“要去哪儿呢?”
不理会母亲玩笑般的的样子,火神低头静静地看着她,认真而决然地答道,“去找阿列克斯和辰也。”
仿佛没有看到儿子肃然的表情,千代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神色轻松地接着问道,“那你知道行动的方向吗?”
“先去征兵的城里探探消息,再作打算。”火神迅速地答道,这是他一早就决定好了的事情。
“嗯……想法还算可行,”千代沉吟着点了点头,把行囊递还给儿子。接着话锋一转,又抛出一个问题,“万一他们并不是被军队抓走的呢?”
“那就穿过城市对面的森林,到异族活动频繁的地区看看。”
“很大胆的计划,”千代赞赏的看了儿子一眼,“不过也很危险。”
“那又如何?”火神挑眉无辜道,“我的字典里可从来没有过‘害怕’啊。”
“哦?是吗……?”千代怀疑的拖长了声音,狡黠一笑,默不作声的摸出刚才的匕首,“那就试试看吧!”
话音一落,她抬手就向儿子的脖颈刺去。火神只觉的颈间一寒,下意识的向后仰倒,刀锋堪堪擦着鼻尖划过,一股异样的气味扑面而来。他心中一惊,一个旋身闪到一旁,心有余悸地破口怒道,“你刀上涂了毒?!”
“涂毒怎么了?”千代满不在乎地回道,反手一招剔骨接着削了出去。
火神见她不依不饶,躲避不及,一咬牙甩开手里的旅行袋迎了上去,一记招架格开了对方进攻。紧接着抬腿一个脚踢,逼得千代退后几步。等到后者再想进攻的时候,火神已经摆出了防御的姿态。
千代见没了偷袭的机会,也不在意,干脆慢悠悠地收回了匕首,几步走到儿子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错,活命是没问题了。”好像刚才一场打斗没发生过一样。
火神瞪着面前作无赖状的母亲,气得一口气堵在胸口,粗声粗气的控诉道,“你涂毒!”
“涂毒怎么了?”千代无辜的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不要太天真,小老虎。这点觉悟都没有就想冒险吗?”
火神听了,一下子被噎得说不出话来。确实,一般的武器店里都会出售淬在武器上的毒药,就算是自己家也一样。但是从前母亲和自己切磋时从没有在武器上涂过毒,他张口想要替自己分辩,却被母亲抬起的手制止了。
千代这时已经收起了玩笑的神情,半是认真的平静的望着儿子说道,“你的身手没有问题。但是实战不是切磋,没人会提前通知你武器上淬了毒,更没人会和你点到即止。偷袭无处不在,多打一才是常态。没什么事情是公平的。”
千代的声音沉冷如水,透着些感慨和无奈的苍凉。听着母亲的话,火神默默地陷入了沉思。随时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才能保命。他明白这是母亲没有明说出口的潜台词。
千代停了一会儿,见儿子听进去了,就又换回之前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她走回铁钻上坐了下来,重新抽出匕首,仔细的擦掉上面的毒药。
“至于阿列克斯和辰也,他们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什么?!”

火神震惊的瞪着眼前的景象,感觉喉咙里仿佛被塞了块石头。
伴随着千代吟唱出的陌生的咒语,后院的空地上凭空出现了一轮光圈。透过其间隐约可以看到风格陌生的建筑在郁郁葱葱的树林间影影绰绰。
“啊……那个法师教的半吊子咒文还能用真是太好了。”千代退后几步,欣赏的看着自己施法的成果。
“这是……?”火神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犹豫的问。
“传送门。”千代朝着光圈挥了挥手,莞尔一笑,“对面就是有阿列克斯和辰也的世界。”
“世界……?另一个?”火神觉得母亲说了等于没说,“阿列克斯他们还活着?”
千代想了想,点点头,“是啊,应该不会死吧。”
火神怀疑的瞪着她,瞥了一眼传送门后的景色,“对面究竟是哪里?”
“嗯……这个有点复杂,详细的情况现在也解释不清楚”,千代一边有些困扰的说着,一边从铁钻后面拎出一个看上去有些岁数的包裹扔给火神,“这里面的东西可以给你一部分想要的答案。另外……”
千代犹豫着顿了顿,抿了下唇,有些不舍的抽出自己的匕首,充满爱意的对着光端详了一阵,而后利落的收刀入鞘,像是害怕自己会后悔一样。她郑重的把匕首递给火神,“它是你的了。”
火神莫名其妙的瞅着手里多出来的东西。即便终于得到这把觊觎已久的武器,也没有让他高兴哪怕一星半点儿。他有些接受不了现在的状况。
然而,千代却不再给多余他消化的时间,抄起早先打斗中丢在一旁的旅行包塞到儿子手里,“别愣在这儿了,我这传送门不太好用。别等会儿失效了,我可没多余的符文了。至于其他的,等你找到了阿列克斯和辰也,大概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说完,也不理会火神挣扎着还想说什么,推搡着儿子走到光圈之前,抬腿一脚把他踹了进去。
“什——?!”

可惜,此时再想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火神只来得及回头看一眼母亲拍打着双手,笑得嚣张的样子,就跌入了一片白芒芒的光亮之中。

(序章完)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