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宅又腐。
圣:米妙/沙穆不可拆逆。
十年米饭。
WOW:黑白王子。
七五:鼠猫不可拆不可逆。
全职:All叶All纯食,主食叶受。
其他cp吃粮食友情向。
银魂:土银。All银。冲神。神冲。
黑篮:黑子总受。偶尔杂食All火。
HP:DM/HP可逆不可拆。
BZ、TN相关冷CP最爱。
排球:All日向。
钻A:御泽、All泽。
弱虫:All坂道。
无双:丕云、马赵。
轨迹:穆奥/莱阿/库黎不可拆逆。
侠风:ALL未明。傅明、陆明、荆明。

不是主角总受,只不过刚好萌的all大多都是主角。
欢迎调戏。

© 陌咕咕
Powered by LOFTER

[黑篮/All黑子]13题

仓促写下的论坛回帖。如果有机会的话展开写后面两个crossover吧。

1 用平时的文风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东京的初夏,桐皇学园。
青峰大辉百无聊赖地仰躺在教学楼的天台上,半眯着眼看着天空中明晃晃的太阳,黏着的风吹起堀北写真集的书页哗哗作响。
“真无聊呐,”他想。
上课不想去,部活提不起兴趣。五月那个大胸女现在也越来越啰嗦了,老妈子一样。
“果然能赢过我的,只有我自己吧。”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赢球开始变得像喝水一样自然,打篮球好像再也不是特别快乐的事情。
还有那个家伙也是,原本回头就能看到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究竟又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有点寂寞呢。

2 用小学生说话的风格(就是流水帐)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我叫紫原敦,在秋田的阳泉中学读一年级。
今天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零食都因为这个而美味起来。上学的路上路过便利店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很久以前吃过的一种口味的pocky棒。
这让我想起那个和我一起吃这个的人。
这个人瘦瘦小小,有柔软的蓝色头发和奶白色的皮肤。爱喝香草奶昔,是个甜甜的人。
我很喜欢他,除了打篮球的时候。
没有才能却认真,明明一只手就能碾碎,却总是下不去手。
这种自己不受控制的感觉真是太讨厌了。
不过,我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有点想他。

3 用死蠢欢乐的文风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哲!是我看错了嘛?!绿间今天没有带幸运物?!”
“……因为今天巨蟹座的幸运物是堀北写真集。”

4 用虐的、文艺的文风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人人都说黑子哲也是奇迹的世代的影子。
青峰他们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后来入部黄濑也喜欢没事围在黑子旁边嚷着要做他的光。
可只有黄濑自己知道,他觉得自己才是黑子的影子。
追随着影子的影子。
相遇的时候你已经有了光,可再次重逢,明明是我先找到你的,为什么依旧来晚了。
一步迟,步步迟,满盘皆输。
可是放弃么?
不舍得呐。

5 用新华社的风格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篮球部更衣室遭入侵!
是情报战?还是偷窥狂?!
[诚凛新闻社东京x月x日讯]据新闻社八卦小分队报道,近日有不明身份的外校学生频繁潜入我校篮球部更衣室。目前,篮球部已抓获几名男子,却对几名男子的身份三缄其口。
目前,尚不清楚几名男子入侵篮球部的动机。据悉与我校篮球队神秘王牌黑子哲也有关。
有推测称,这是他校为接下来的全国大赛而进行的情报活动。但援引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篮球队队员的话说,“这群觊觎本大爷的影的混蛋痴汉!”

6 用童话(功力足够的话暗黑系欢迎)的风格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海王国有一个善良而英俊的人鱼王子黄濑。
他爱上了自己救起的陆地上英俊的王子黑子,为了追求爱情幸福,不惜忍受巨大痛苦,脱去鱼形。
但王子最后却错把人间的火神当成了救命恩人,和他结了婚。
巫婆告诉黄濑,只要杀死王子,并使王子的血流到自己腿上,他就可回到海里,重新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可他为了王子的幸福,自己投入海中,化为泡沫,向着天空飘去,最终四散成为包裹着王子和他爱人的光。

7 用悬疑的风格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黑子失踪了。
在诚凛篮球馆的门外落下了半杯没有喝完的香草奶昔,甜腻的饮料滩洒了一地。
他是被人带走的。
相田丽子找来了他从前的朋友们,加上现在的队员,原本和善的同学现在都像是隐藏着另一个面目的嫌犯。
究竟,是谁偷走了黑子呢?

8 用韩剧(狗血)的风格写写看?

“小黑子,不要哭了。”黄濑面容忧伤的看着面前因为别的男人而哭泣的黑子。
“……他为什么离开我?”黑子抬起含着泪水的双眼,哭诉。
“小黑子,”黄濑悲哀的笑了笑,“火神大我离开了,代替他的,可不可以是我?”
“……可是我只爱我的光啊!”

9 试试梨花体吧!

黑子
看着
篮球滚滚不停,
如同
逝去的往昔,

不可
追忆。

10 写写严肃正剧向?

赤司征十郎看着四强的对战表无声的笑了,先是真太郎啊。
不过,就算是真太郎也没办法阻挡我吧。还有凉太,也不可以。
篮球敲击地板的声音咚咚不停,如同灵魂的战鼓,鼓动着血脉,叫嚣着征服。
真是期待啊,哲也。
好久不见了。

11 再来一个Crossover(混合同人)吧~

列曼自治州边境。新兴的猎兵团「KISEKI」总部悄然驻扎在这片茂密的红松林里。
潺潺的溪边,樱色头发的姑娘闲坐在濡湿的草地上,歪着头看着身边蓝发的同伴安静的收杆,一条清溪鱼挣扎着被提出水面。
“呐,哲君为什么要来猎兵团呢?我还以为你会更愿意做游击士呢。”
“为什么这么问呢?”黑子轻声反问。
“因为哲君是个很温柔善良的人呐,更像是游击士那边的风格嘛。”桃井想了想,认真地说。
“‘为保卫地区和平及保护平民安全而战斗’吗?”
“嗯!”
“可是我不能战斗啊,”黑子无奈地说,“连通缉兽都消灭不了吧。”
“可是,游击士也不一定要战斗呀。也有像我们一样收集情报的工作吧。”桃井急声辩解。
“唔……”黑子沉吟了下,“蛇形蛇道,游击士的情报工作都是接待员在做吧。”
“好像是……”
“接待员也要接待普通市民的任务请求登记吧?”
“应该……”
“被人注意不到的接待员也没关系吗?”
“……”

12 再加一个知音体不会死的。。。

相田丽子握着手中的一沓八卦小分队的特刊,嘴角挂着诡异的微笑。
《一个瘦弱的影子为迟钝的现任和神经病前夫们撑起一片天》——篮球部秘密王牌黑子哲也的心路历程

13 自己选一种风格写一写吧~

火神大我是个异乡人,自漂洋过海来到这片大陆,遇到黑子之后,已经四个月了。
四个月不算长不算短,足够认识那些命中注定可能会认识的人。
此刻他坐在狮王之傲旅店的角落里,满头青筋的看着忽然冒出来的同伴们。
“所以说,为什么你们会跟来啊?!”
“小火神真是脾气火爆呢,人多一点不是更热闹嘛?”这是有一头闪耀的金发的盗贼黄濑,“而且我很久没遇见小黑子了!”
火神旁边坐着的蓝发法师侧身避开黄濑张开的双臂,挥手示意盗贼站远一点,“黄濑君请不要这样,我还想保住我的钱包。”
“小黑子不要这样嘛,你这是职业歧视!”
“那你们呢?”火神决定无视手舞足蹈的黄濑,转向坐在桌旁的其他几个人。
“我无所谓啊,反正都要到处转转,跟着小黑仔也不错。”紫原漫不经心的插着蜘蛛蛋糕,他是一名以收集美食为目的而四处游荡的术士,“赤仔也是一样吧。”
被提到名字的赤司不置可否,他半个身子隐藏在墙角的阴影中,腰间悬着锋利的长剑,剑柄上缠着一串骨头雕饰。
死亡骑士吗?——火神暗想,转过头看另一边的绿发牧师。
“卡牌指引着我,”绿间低头装作凝视着手中的水晶球,眼角却不经意的瞟向黑子,“最近跟着蓝发的法师可以避免灾祸。”
“嘁……”一直没有出声战士青峰不屑的笑了,“我可没那么多理由。我就是要跟着哲而已。”


评论 ( 4 )
热度 ( 12 )